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

最近事情太多,实在是没有时间读书,在极其压缩的时间里囫囵读了两本小说,我想既然是小说,也无需研读。一本是那句恐怕所有中学生都能默背的“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的出处,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有一本是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本是无意间先后读到的两本书,却给了我极大的冲击。

保尔在与敌人的厮杀中,在艰苦的劳动中,在与病魔的抗争中所展现的不屈意志和崇高而纯净的革命理想,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完全忘我的将自己融入革命的洪流。而这些正是黄金时代所调侃的,在王陈二犯的映衬下,保尔变得空洞,他俩一次次的真情流露也让奥斯特洛夫斯基显得十分虚伪与谄媚。

不可否认的是,人都应当有追求,金钱、成功和解放全人类的事业,都可以是一个人的追求,我无法评判集体主义个人主义的高下,经济发展的时代需要个人主义的牟利驱动,动荡的革命年代呼唤集体主义的奉献,无关资本主义或共产主义。但一个人在思考应当怎样度过这短暂的一生,同时真正需要回答的是,自己所坚守甚至奉献全部青春和生命的信仰,是否像王二口中的伟大友谊一样,也许有也许没有。

即使在奥斯托洛夫斯基笔下,我依然隐约读到了这样的悲哀,社会的寄生虫只是改头换面继续吸血,屠龙的少年也在慢慢变成恶龙。我由衷地敬佩保尔为了解放全人类的事业那朴素的情感,并为此奉献了青春,爱情和生命,但十月革命过后的俄国彻底改变了什么吗?

倘若如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的描绘的法国大革命一样,所有的新制度都在旧制度之中孕育成型,或者用阿贝尔·索雷尔《欧洲与法国大革命》里的叙述“革命并没有带来什么不是来自历史、不是由旧制度的先前政策可以解释的结果,哪怕是最特殊的结果”。那么保尔不过是裹挟在政权洪流里的牺牲品罢了,如果注定终有一天要认清自己为之倾注所有青春的信仰本质是虚伪的,那像王二和陈清扬一样任由生活强奸反倒更令我有生活的热情。但我既不甘让自己任由生活摆布,又无法接受信仰崩塌所带来的悲剧,所以我只能不断检视自己的内心。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那人的一生到底应当怎样度过?我不知道答案,但就像王二说的,生活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21岁的时候他还不明白,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在我20岁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也这么认为,但是现在我依然如此认为,只要我还在尝试回答这个问题,什么也就都锤不了我,我追寻答案的过程便是我给出的答案。

2 Replies to “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

  1. 人生有很多偶然,就像我搜索《随机过程》答案的时候也偶然遇到了一个类似的“我”。
    大致看了一下博主写的文字,发现自己与博主还是存在很多相似的地方(不过也许我们之间的不同点会更多吧)。现在我即将结束二十多年的学生生涯,走向现在这个广阔、混乱、分裂的社会。未来在哪里,该怎么去追寻,一生到底该怎么度过,这些问题抽象又具体,让思索它们的人寝食难安。这些年来,我其实也是一直在想,但我还是渐渐被一些偶然和必然锤成了一个我曾经讨厌的一类人。
    不过看着博主的文字,感觉你还是在自己希望的方向上坚定地走着。这也给了我一点点感动和鼓励吧。祝好运!

Leave a Reply to Jin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3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